公益小资金如何撬动政府大投入

home88必发

2018-07-12 16:14:11

2018-06-02 10:12|作者:李秀萍|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

分享到:

公益小资金如何撬动政府大投入

――“爱加餐”项目助力民生十年有成

  本网记者李秀萍 

<3万人次的学生分享了230余万份“营养加餐”,161所学校陆续配备了标准“爱心厨房”设备,获得资助资金1400余万元。

<2万人次,提供4480余万份“营养加餐”,建起1445所标准化“爱心厨房”。

  站在红旗小学校园里,记者直观感受到,这个公益项目助力民生十年有成的全部社会效应,还远远不止于此。事实上,一路追踪,记者更感兴趣的是公益小资金如何因地制宜满足差异化需求,撬动政府大投入,春风化雨带来深度贫困地区的民生改善和教育振兴。

  尝试与探索:满足不同需求

  与国家政策相伴相生的“爱加餐”项目,发端于汶川地震后的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县、中江县,最初的尝试是中国扶贫基金会携手爱心企业,以企业员工向消费者劝捐募款的形式,为当地震后一些板学校的孩子们每日提供免费牛奶加面包的“营养加餐”餐”,以期改善贫困地区农村儿童营养不良状况。

  初步尝试反响良好,两年后,中国扶贫基金会决定顺势而为,面向深度贫困地区拓展项目实施范围。然而伴随天气、路况等不可控因素导致的运输难度不断增大,需要克服的难题接踵而至:先是面包如何保质成为问题,加之考虑膳食营养搭配原则,遂改为牛奶加鸡蛋的方式。随后,又发现偏远贫困山区的农村儿童大多没有喝过牛奶,一开始会存在乳糖不耐受问题,为帮助孩子们适应,有针对性供应不同口味的学生奶。再后来,为避免孩子们厌倦鸡蛋的单一口感,又开始提供不同风味的卤蛋。每一次改进,不仅代表“爱加餐”项目的不断进化,而且代表对乡村公益项目精细化运作的不断探索。

  满足差异化需求的不断尝试,引来更多掌声,也引发公益项目的进一步演变与升级,到2010年,“爱加餐”项目已从单一的“营养加餐”扩展到“营养加餐”“爱心厨房”“营养知识宣教”3项内容。特别是2011年国家营养改善计划实施后,很多贫困地区的农村学校厨房设备简陋,学校厨房的卫生和安全难以保障,孩子们常常吃不上热饭,影响发育和健康。这样的现实,让“爱加餐”项目的子项目标准化“爱心厨房”倍受青睐。“爱心厨房”不仅引导偏远贫困地区学校厨房实现从燃煤到用电的转变,而且根据学校规模、所在地域配备不同的厨房设备,同样注重满足差异化需求。比如:在云贵地区“爱心厨房”项目会特配土豆脱皮机,在新疆则特配和面机,等等。

  推进与演变:聚焦极贫乡镇

  地处乌蒙山连片特困区的云南省宣威市阿都乡,是云南省20个最边远的民族特困乡之一,2012年4月,“爱加餐”项目落户此地,伴随第一批牛奶鸡蛋的运抵,中国扶贫基金会对项目实施学校教职员工的营养知识培训也相应展开。阿都乡大佐完小的老师回忆,第一次领到牛奶鸡蛋时,很多孩子不会使用吸管,有的甚至不知道如何撕开鸡蛋包装。为此扶贫基金会项目人员协调供应商特意用几天时间来教会孩子“营养加餐”的食用流程,并且介绍一些营养常识。当年9月阿都乡20所完小,又获赠包括电磁炉、蒸饭车、消毒柜、保鲜柜、操作台和排风扇等在内的“爱心厨房”设备,彻底告别昔日全乡小学食堂“一把菜刀一口锅”“一眼土灶一把勺”的简陋历史。

  贵州省威宁县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李红梅用如虎添翼形容“爱加餐”项目助力国家营养改善计划的效果。的确,项目聚焦“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重点选择满足三相电要求的极贫乡镇条件较差的村小优先实施,以“营养加餐”提升贫困学校学生营养摄入水平,以“爱心厨房”改善贫困学校学生供餐条件,能够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12岁的邹某,是一位可人疼的姑娘,也是威宁县红旗小学六年级学生,跟奶奶、爸爸和9岁的弟弟一起生活,家里只有爸爸一个劳动力,守着薄田种些苞谷和洋芋,即使天天苞谷饭、烤洋芋,一年下来家里也还是存不下什么钱。姐弟俩都在红旗小学读书,去学校读书是小姑娘每天最快乐的事,尤其是2016年9月学校有了“营养加餐”以后,每天8点半下了早读课,喝牛奶、吃卤蛋,真的开心又开胃。她的同学许某,一样是位爱读书又懂事的姑娘,家里人多,属于村里的建档立卡户,父亲到城里打工,母亲在家种田、带孩子,虽然贷款建了新房,但家中电饭锅里一样煮的是苞谷饭,“爱加餐”项目落户红旗小学之前,两位姑娘都没有喝过牛奶。

  这样的情况并非特例,身为国家级贫困县的极度贫困乡,红旗小学的多数学生,家庭日常饮食无非红豆酸汤、苞谷饭、烤洋芋之类,遇到住家不通公路需要赶早上学的,几乎都是空着肚子就出门,五年级的林某就是这样一位有志气的彝族小帅哥,问他饿不饿,他说经常上到第三节课就饿得没精打采了。“营养加餐”和“爱心厨房”项目陆续落户红旗小学后,不仅有了早餐,营养午餐也有了更多搭配和选择,饭菜更可口、更热乎了。

  2013年3月至2015年3月,中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食品营养与安全所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田阳县追踪两年“爱加餐”项目实施后,发现学生的身高、体重、瘦体重均有明显增加,营养状况水平和体质水平明显提升,而且营养意识提高了,健康行为改善了。

  身为威宁县“爱加餐”项目负责人李文燕,4年来感触最深的是项目落地后中国扶贫基金会带来的标准化培训和精细化管理:从供餐配餐的培训、营养知识的传授、设备使用的讲解到资助标准的制定、执行手册的规范、应急机制的建立、专项审计的引入等,在受援学校和受援县分级带动起一支熟悉公益项目运作与管理的人力资源队伍。

  联动与提档:吸引政府投入

  国家营养计划实施后,“爱加餐”项目随之因应调整项目受益学校,转而倾斜国家计划尚未覆盖的贫困地区非中心校,以及特别偏远的贫困山区,国家营养改善计划实施后依然存在明显营养改善需求的学校,急需补充提供上午加餐的学校。在威宁县,项目援助学校的选择正是基于这样的考量,极度贫困乡新发乡红旗小学毫无疑问入选。

  但是新的问题随之而来,倍受欢迎的“爱心厨房”项目需要具备三相电和自来水条件。威宁县新发乡教育管理中心副主任马明辉介绍说,2016年“爱加餐”项目落户红旗小学时,县里已为学校新建65平方米的学生食堂,“爱心厨房”设备安装对项目学校的厨房结构、使用面积、电力增容、安全饮水等方面均有要求,其中电力增容压力最大,为保障用电安全,需要安装单独变压器、树立电杆、拉电缆线,特别是变压器距离学校近的还好说,紧缩开支凑足一两万元即可,距离远的学校,需要资金多则十余万元,少则五六万元,而学校公用经费有限,多数拿不出这笔费用。

  怎么办?威宁县教育局领导和项目负责人找到分管教育的县长,得知情况,一贯看重教育的县长没有犹豫:“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要办,而且得抓紧办……”短短数周,威宁县第一批申报“爱心厨房”的学校都及时安上了变压器,公益小资金撬动政府大投入,发挥了提档升级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周边农村群众生产生活条件的杠杆作用。据了解,项目落户威宁县第一年,县里各项投入2000多万元,4年下来各方已累计投入2亿多元。

<6万元左右,现在“爱心厨房”用电花销每年支出6000余元,节省下来的经费可以更多用于改善教学和办公条件。

  类似的还有云南省宣威市阿都乡,“爱加餐”项目实施前,乡镇街道很多尚未通照明电,甚至未通路通车,项目实施后带动了水电设施的改造,促成了地方投入修路,为一方百姓带来再实惠不过的改变。一个“爱心厨房”项目往往能带来六七十万元甚至更多的各方投入,公益小资金撬动政府大投入,惠及周边群众。

  发展与辐射:见证春风化雨

  广西百色市凌云县泗城镇览金村中心小学,成立于1999年,学校覆盖览沙、金保两个蓝靛瑶族村23个自然屯2700余人。昔日是一所并不起眼的瑶族小学,如今已经一枝独秀跃居成该县民族教育窗口学校,学生人数从建校早期的80余人飙升至500余人,究竟因何而变?

  这事儿得从2014年说起,彼时当“爱加餐”项目落户该校时,同威宁县、宣威市的项目学校学生一样,学生们绝大多数并没有喝过牛奶。很快,免费牛奶鸡蛋“营养加餐”的吸引力,直接扭转了此前学生旷课率、辍学率高的局面,旷课、辍学的少了,营养也上去了,随之学生的体质增强、成绩提高,都成为自然而然的事儿。这下在村教学点就读的家长和学生不干了,纷纷要求来到小学就读。于是,2014年和2015年两年时间,因为“爱加餐”项目只落户小学,该校下辖的两个教学点自动消失――校长任彩祝介绍说此前虽然多次尝试取消教学点,均被村民以路途遥远、孩子年幼等理由拒绝撤并――这还不算,甚至还有外乡学生慕名转学而来。

  由于该校在短短两三年时间学生激增,引起凌云县领导重视,他们多次到校实地调研,发现学校的住宿条件、教学设施、环境设施急需改造,自2015年来,陆续投入1364万元,先后建成学生、教师公寓楼、教学楼、新建学生运动场,建设各类规范功能室。如今的学校虽然地处乡村,但已与县城学校在教育资源配备上没有差距。

  威宁县红旗小学也已显现类似向好势头,2016年该校申请“爱加餐”项目时,在校学生202人,项目实施一年后,现有在校学生240余人,校长夏嗣兴介绍说,转学过来30多人,包括来自邻近的开兴村、贵坪村以及六盘水市纸厂乡元箐村的学生。

  实地采访时,记者更多关注扶贫公益项目除了助力乡村教育振兴、改善基础设施建设以外,究竟能否真正融入当地扶贫攻坚大合唱里,在更多层次上起到助力民生的作用?

  在威宁县红旗小学,记者一行见到“爱心厨房”的师傅颜亨志、苏树珍夫妇,两人当初接下这份工时还是学生家长身份,上有老下有小,在家务农之余,来学校做饭也算多一份家门口就业的收入,每人每月千元的工资出自财政拨款。脱贫攻坚工作一盘棋,项目落户学校的安保、烧饭等工作,现已规定必须优先雇佣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另一个直接汇入当地扶贫攻坚大合唱之处在于以乡为单位统一配送采购,国家营养改善计划提供的营养午餐所需农产品,优先从本乡建档立卡贫困户手中采购。

  舍此,还有更多积极意义上的辐射带动影响。威宁县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李红梅、“爱加餐”项目负责人李文燕介绍说,“爱加餐”项目实施后,学生们的学习成绩、精神面貌普遍为之一新,更加热爱上学的孩子,令家长们格外放心,不仅直接减轻了家长的后顾之忧,也为更多家长提供了放开手脚参与“农民讲习所”学习牲畜养殖和果蔬种植技术培训的机会。

  借助“爱加餐”项目的推动势头,云南省宣威市把阿都乡列为全市综合扶贫专项推进,顺势硬化了乡里通往各村村公所和完小的路面,校园也陆续成为村里最好的建筑。伴随硬件设施的改善,阿都乡的教育水平水涨船高。曾经的阿都乡仅有五六人能考上高中,如今每年升入高中的就有两三百人,为脱贫而学已深入人心。与此同时,昔日因为极度贫困一度习惯仇富的当地社会文化心理,逐渐发生柔软的变化,借助爱心帮扶契机,阿都乡各小学先后展开感恩教育,让学生和家长们意识到大山之外真的有很多人在关爱阿都乡。如今的阿都乡,遇到外来车辆,小学生逢车驻足行少先队队礼已不鲜见。

  弹指一挥间,转眼“爱加餐”项目助力民生十年有成,另辟蹊径,久久自芬芳,回首来时路,已然走出一条满足差异化需求、撬动政府大投入的乡村公益精细化运作之路。

【2018-07-12 07:53:20】
  • 【2018-07-11 07:28:17】
  • 【2018-07-10 07:54:33】
  • 【2018-07-09 07:44:46】
  • 【2018-07-08 07:25:33】
  • 【2018-07-07 07:37:53】
  • 【2018-07-06 07:26:52】
  • 【2018-07-05 07:27:37】